热线电话

媒体报道文章——飞尚系折戟大连双金

飞尚系折戟大连双金

本报记者 张庭 大连报道(2007.8.26


一场历时四年半之久的诉讼,原告变成了被告,被告变成了原告并且获得了胜诉,而审理此案的法院在此之后居然也成了被告。这听起来有些离奇且富有
戏剧性,但是,它确实发生了。案件的当事人就是李非列作为掌门人的飞尚系和大连双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连双金公司)。

其原因何在?事态将如何演变,这些都值得我们反思和关注。

蜜月

大连双金的头上有着众多的光环——民族高科技企业、国家级重点新产品和国家级火炬项目《双金属带锯机组》和《双金属带锯条》的国内唯一研发单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

2000年底,为在国家将要推出的创业板上市,在创业板呼声正高之际,大连双金被大连市政府批准为拟上市候选企业,并完成股份改制。

明眼人一看便知,大连双金企业如能上市,投资者将获得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高回报。“深圳市飞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飞尚)与通化市铁林经贸有限公司(下称通化铁林)和重庆市新大兴集团公司(下称重庆新大)正是抓住这个机会投资并成为大连双金公司的股东。”大连双金董事长曹玉贵称。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深圳飞尚向大连双金投资670.71万元,持股13.34%。

但是,深圳飞尚与大连双金的合作还不仅限于此。

2000年11月29日,深圳飞尚旗下的深圳旭哺与大连双金签订《合资经营企业合同》,共同投资成立芜湖双金,主要生产经营双金属带锯条。其中,深圳旭哺出资3000万元,占股70%;大连双金公司以技术作价出资1285.71万元,占股30%。

双方约定,在大连双金上市后,即以3450万元回购深圳旭哺持有芜湖双金70%股权,届时深圳旭哺退出芜湖双金;双方约定合资公司由大连双金公司承包经营。为了确保投资回报,深圳旭哺还要求大连双金公司必须以其资产包括在芜湖双金的股权作抵押担保,于2001年5月19日签订《企业承包经营合同》,合同约定,三年必须上交税后净利润1350万元;2001年5月20日签订《抵押合同》,合同约定,未完成包干利润部分,以抵押物补偿;2001年5月29日签订《抵押物作价协议》,抵押额为1366万元。2001年5月30日,在大连开发区工商局办理《抵押物登记证》。

此外,双方还商定,生产设备从大连双金购买,并于2001年5月22日签订《工矿产品购销合同》,设备总价款2000万元。

之所以采取这样的合作方式,曹玉贵称,“我本来是想与其成立合资的子公司,但是,对方执意要对母公司入股,否则,就不同意成立合资子公司。”

此后,双方的合作很快进入了蜜月期。

2002年8月10日,大连双金将全套机组设备运抵芜湖双金,2002年9月13日,将设备安装调试完毕。2002年9月16日投产生产出第一批(2200米)优质双金属带锯条,受到芜湖市政府和马塘区政府以及深圳飞尚、深圳旭哺公司高管的祝贺与好评。2002年9月17日,承包方大连双金及芜湖双金总经理还向芜湖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程晓苏递交一份关于正式投产的报告……

反目

然而好景不长,不久,情势陡变。

2002年9月18日,深圳旭哺以大连双金的技术投资不到位其股权无效为由,在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芜湖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300万元,并解除合资合同;与此同时,深圳旭哺控制70%股权的芜湖双金也以大连双金的设备不合格,要求退回已付设备款1600万元,支付利息108万元为由,在芜湖中院起诉。2002年9月19日,芜湖中院查封大连双金公司所有账号和千万财产,抢走上海分公司的锯条扣押至芜湖双金……

2003年12月31日,芜湖中院作出(2004)芜中民二初字137号判决书,判决解除《工矿产品购销合同》,返还1600万元设备价款,支付(约400万元)利息,诉讼费166040元,全部由大连双金公司承担;芜湖中院作出(2004)芜中民二初字138号判决书,判决解除《合资经营企业合同》,诉讼费40110元,全部由大连双金承担。

在曹玉贵看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深圳飞尚入股大连双金就是为了上市后把股权套现,后来大连双金上市不成,他们又无法退出,于是就想出了这个办法抽资。但是,抽资又违反公司法。为了达到共同抽资目的,深圳飞尚就开始研究策划如何将公司搞垮,通过分家分资产来实现抽资。”。

2001年5月22日,深圳旭哺与大连双金签订《股权回购协议》,约定当大连双金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后,深圳旭哺所持深圳双金3000万股份将转至大连双金,其价格以收购时每股净资产上浮15%为标准。

“此举表明,深圳飞尚并不在意深圳双金的收益情况,为期所好的仍是上市带来的转手价差。”专家认为。

而在此期间,证监会管理层对开设创业板未置可否,创业板迟迟未见推出,而大连双金何时上市,也并非一日之功。而这对于深圳飞尚来说,却是致命一击。
2002年7月27日,东百集团(600693.SH)发布公告称深圳旭哺有意将其所持芜湖双金3000万股份转让至东百集团。9月4日,该议案被东百集团股东大会否决。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物色到东百集团之前,李飞列曾要求曹玉贵寻找买家接盘,但遭到曹的拒绝。9月13日,芜湖双金试投产成功,具备批量生产能力。9月18日,深圳旭哺和芜湖双金起诉大连双金。

双金胜诉

案件的焦点集中在《合资合同》和《买卖合同》上。

2004年2月18日,大连双金对上述两案上诉至安徽省高级法院。其中,大连双金认为,合资合同纠纷案上诉的主要事实理由有三:第一,办案法官为原告编造虚假证据,制造假案,枉法裁判;第二,原告诉大连双金公司技术投资不到位是捏造事实,第三,原告在验资后仅4天便单方私自将其投资3000万元注册资金一笔抽逃去炒股票,致使合资公司成为“空壳”而无法经营,其承包合同无法履行的事实,芜湖中院置之不理。

而对设备买卖合同纠纷案,大连双金的上诉主要事实理由是:第一,本案最关键证据是司法鉴定报告,而鉴定机构安徽质检协会搞违法鉴定,制作虚假报告,并向法庭出具伪证;第二,安徽省质检协会不具有司法鉴定资格,出具鉴定报告无效;第三,对大连双金公司关于原告必须支付所欠的400万元设备款及其逾期300万元利息的反诉请求置之不理。

由于大连双金认为鉴定机构违法制作虚假鉴定报告,对大连双金公司造成重大伤害,于2005年5月3日,大连双金公司以安徽省质检协会在鉴定中严重
徇私舞弊,故意作虚假鉴定,并向法院出具伪证为由,将其起诉至安徽省包河区法院,要求判决撤销鉴定报告,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

之后,安徽省质检协会退出了鉴定活动,并撤销梁亦农鉴定部主任职务,芜湖中院也撤销了司法鉴定委托。

2004年6月17日,安徽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将两案同时撤销,并发回芜湖中院重审。

2005年12月31日,芜湖中院作出两案重审判决,在没有任何新证据和任何诉求变化情况下,判决大连双金公司败诉,而且,判决结果与初审完全一致。其中,合资合同纠纷案判决书为(2004)芜中民二初字067号,买卖合同纠纷案判决书为(2004)芜中民二初字068号。

2006年1月16日,大连双金公司将两案第二次上诉至安徽省高院,其上诉事实理由与第一次基本相同,同时要求对芜湖中院制造的假证进行司法鉴定。

2006年12月7日,安徽省高院对两案作出终审判决。其中,(2006)皖民二终字第0050号判决书对合资合同纠纷案判决:驳回原告要求大连双金赔偿300万元的请求;撤销芜湖中院解除《合资经营企业合同》的判决;驳回原告要求解除《合资经营企业合同》的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80220元全部由深圳旭哺公司承担;(2006)皖民二终字第0051号判决书对买卖合同纠纷案判决:原告赔偿大连双金公司设备损失900万元;原告要求支付108万元利息不予支持;大连双金支付700万元,成套机组设备归大连双金公司所有。

“必须说明,由于大连双金公司聘请的法律顾问律师,在其所写的上诉状中,丢掉了曾经多次坚持要求芜湖双金赔付约700万元的反诉请求,致使大连双金公司丧失了700万元诉讼权益。而最可悲的是,竟在法庭上对方提出大连没有诉求法院不能审理时,才发现出了重大事件,但此时无法挽回。”曹玉贵称。

尽管如此,安徽省高院的两次判决与芜湖中院两次判决相比,却是大相径庭,天壤之别。至此,历经四年半之久的两案诉讼,大连双金公司终于全部胜诉,而原告终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在大连双金胜诉的同时,芜湖中院也成了被告。

大连双金认为,由于芜湖中院的办案法官在合资合同纠纷案件审理中,涉嫌违法收集、制造伪证,故意两次判决大连双金败诉,造成大连双金两次上诉,最后由安徽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撤销芜湖中院的错误判决。因此,芜湖中院因其办案法官违法而导致错案,并给大连双金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必须由芜湖中院承担赔偿责任。

2008年1月16日,大连双金向有关部门递交了《国家赔偿确认申请书》。目前,该案已正式启动司法程序。

对于胜诉的原因,曹玉贵认为,其一,关键是全国人大、最高法院和辽宁省与大连市各主要领导给予高度关注的结果;其二,特别是辽宁省41位全国人大代表连续三次在中央“两会”上进行提案,并集体向最高人民法院肖扬院长递交联名信(最高法院历史首例),强烈要求公正裁判,并严惩违法办案的法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三,大连双金公司数十名职工代表在中央“两会”期间,冒险进京集体联名上访,状告安徽省和吉林省的法院及其枉法办案的法官,也具有一定影响力;其四,公司聘请律师团以及诸多媒体关注作用不可替代。第五,大连双金公司全体员工空前团结一致对外,坚持不懈努力生产经营,不断向庞大的诉讼前线输血给予支持;此外,吉林、安徽两省的主要领导也给予重视和关注。

案中案

2003年11月10日,大连双金公司以深圳旭哺抽逃注册资金侵权,造成大连双金公司抵押担保承包的芜湖双金无法经营为由,在深圳市福田区法院起诉
深圳旭哺,要求限期返回抽逃的3000万元资金,并赔偿大连双金公司经济损失100万元。

这是一起案中案。

据深圳长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验资报告,深圳旭哺投入的3000万元于2001年1月12日缴存福建兴业银行深圳市福田支行账户,进帐单帐号为337070101400013485。但在2003年11月18日福田区法院调取的银行对账单显示,深圳旭哺已于2001年1月19日将3000万元转移到江西江南信托投资公司证券营业部,进帐单帐号为337070172600000752。而记者在曹玉贵处也看到了上述进帐单和支票的复印件。

“这笔款项的去向和用途与公司的合法经营和日常活动毫无关系,尤其是距离1月12日该公司成立仅7天时间,新公司还处于筹备阶段,没有开展正常的业务。由此可以看出,被告此举是一种纯粹的抽逃资金的行为”曹玉贵称,而将资金转移到证券营业部,目的则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去炒股了。

2003年12月8日,大连双金公司向深圳市公安局举报,并提交一份关于“深圳旭哺抽逃全部注册资金人民币3000万元的紧急报案材料”。深圳市公安局的《答复意见书》答复:我局正在作进一步调查。

此后,在大连双金公司与深圳飞尚的上述两案了结的基础上,于2007年3月6日,双方达成协议:深圳飞尚将其持有大连双金公司的股权转让给曹玉贵,大连双金公司将持有芜湖双金公司的股权转让给深圳飞尚后,双方同时从对方公司退出。因此,深圳飞尚请求大连双金不再对其追究抽逃出资责任,对此,大连双金公司同意并予以撤诉。

重提上市

大连双金起死回生。

目前,大连双金与深圳旭哺、芜湖双金两案的遗留问题已经处理完毕。

其中,原大连双金公司支付的合资合同纠纷案件两审诉讼费总计80220元,深圳旭哺已经支付给大连双金公司;其设备买卖合同纠纷案,判决原告芜湖双金赔偿大连双金损失900万元以及大连双金返还700万元机组设备款(整套机组设备归大连双金)均已经履行,整套机组设备已经于2007年4月23日运抵大连;被扣押至芜湖双公司且被芜湖双金使用损坏的带锯条、带锯床、对焊机等,经过双方协商和法院协调,最后作价16万元已由芜湖双金赔付完毕;法院收取大连双金公司3万元鉴定费,因安徽省质检协会故意不对大连双金公司申请作鉴定,通过与芜湖中院交涉,同意先由芜湖双金替法院垫付,并签订《诉讼费用结算协议》,嗣后,芜湖双金如数支付了3万元。至此,所有芜湖的案件及有关事宜全部结束。

2007年3月6日,深圳飞尚与曹玉贵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深圳飞尚将其持有大连双金13.34%股份转让给曹玉贵。并于2007年3月15日在大连市工商局登记,受让后曹玉贵在大连双金所持股份为68.27%;2007年3月6日,深圳飞尚与大连双金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大连双金持有芜湖双金30%股份转让给深圳飞尚。至此,大连双金公司正式退出芜湖双金,深圳飞尚也正式退出大连双金公司。

至于具体的转让价格,曹玉贵表示,出于尊重当事人双方的考虑,不便透露。

但是,历经四年半之久的大连双金,生产经营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干扰,而且,资金也面临着难关。

曹玉贵给记者说明了公司近期预计列支项目:支付芜湖双金机组设备款700万元;启动生产原材料和铣刀等流动资金300万元;机组设备改造、特型设备制造、更换变电站、机加车间改造、喷砂车间和仓库建设等180万元,还贷款、支付土地费170万元,总计1350万元。其中,自筹约150万元,借款1200余万元。公司准备召开股东会和董事会,在向股东和董事通告有关情况的同时,还要就借款、还贷、投资、修改章程等事宜作出决议。此外,还将就如何启动上述诉讼程序、决定对谁提起诉讼等事宜作出决议。

“大连双金将来还是要上市的,但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要等公司壮大之后,这段时间,我想塌塌实实地做好实业。”曹玉贵对记者表示,目前初步的想法是在广东和上海寻找合作方,大连双金仍以技术入股,对方以资金入股,双方成立合资公司。但是,曹玉贵同时表示,也将考虑引进风险投资。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

公司名称:大连双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辽ICP备16012976号-1

技术支持:合众商道(大连)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链接: